在日常生活中,部分用人单位为规避法律,常常以劳动者在试用期间不符合录用条件为借口,在劳动者试用期限即将届满之前随意与职工解除劳动合同,然后再重新招用新的员工进行试用,如此循环,让普通劳动者苦不堪言。根据法律规定,即使是在试用期,也不能随意解除劳动合同,否则就要承担赔偿责任。

  姚师傅是从吉林来到大连务工的农民工,今年50岁,2018年3月12日,他应聘到某大连市某护运公司从事银行护卫员工作,与单位签订了三年的劳动合同,月工资2800元,试用期为6个月,工资以银行转账方式按月支付。姚师傅非常珍惜自己的这份工作,毕竟年龄大了,也没什么特长,在银行做护卫员工作太阳晒不着,下雨淋不着,因而他每天按时上、下班,工作中重活累活抢着干。2018年7月19日,姚师傅像往常一样正常上班,可是到银行后却发现自己的岗位已经有人了,一问才知道,他被解雇了。他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也非常不理解,自己干得好好的,怎么说不让干就不让干了呢?再说,单位应当给自己这个月19天的工资啊。

  由于姚师傅是吉林人,在大连举目无亲,面对如此窘境,他来到大连市公共法律服务中心求助,值班律师经审查后认为,单位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与姚师傅解除劳动关系,应当给付姚师傅解除合同前已经工作的19天工资。由于姚师傅是农村户口,通过法律渠道追索劳动报酬,姚师傅的情况符合法律援助条件。在大连市公共法律服务中心值班人员的引导下,姚师傅从电子屏上选择了辽宁青松律师事务所的王金海、梁照强律师为其提供法律援助。

  2018年7月30日,在王金海、梁照强律师的援助下,姚师傅作为申请人,向大连市沙河口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提出二项仲裁申请,一是请求单位给付姚师傅2018年7月1日至7月19日工资1852.50元;二是请求单位给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双倍赔偿金2800元。

  庭审中,某护运公司称,其与姚师傅的劳动合同在试用期间,依照《劳动法》的规定,用人单位可以在试用期内与员工解除劳动合同且不给任何补偿。由于姚师傅7月份工作了19天,故同意给付姚师傅19天工资,但单位发放的制服成本费人民币300元应当从其工资中扣除。姚师傅一方认为,单位发放的工作服系劳保用品,不应当从职工工资中扣除。另外,尽管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是在试用期间,但单位也不应当无理由在试用期内不作任何解释就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故某护运公司的做法属于非法解除劳动合同,应当给付赔偿金。

  由于双方各执一词,沙河口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经过认真调查核实认定某护运公司系违法解除劳动合同。主要理由为:一是某护运公司未提供银行护卫员书面的“录用条件”;二是在姚师傅入职之初就该录用条件未对姚师傅进行告知;三是某护运公司仅在答辩中陈述姚师傅在试用期内发现其不符合录用条件,但并无证据予以证明;某护运公司在试用期内单方面与姚师傅解除劳动关系没有说明理由亦未向姚师傅出具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

  近日,大连市沙河口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裁定某护运公司在裁决生效后10日内给付姚师傅7月份工资1852.50元,同时还给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2800元。